广州的中西贸易

1757年,乾隆皇帝(在位期间1736–1795)将除广州外的所有口岸对西方关闭,一直到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的1842年。在广州,西方来中国进行贸易的商人局限在城墙外珠江口的沙面。 广州的“行商”们在那里设店铺,西方商人在那里生活及交易。航海气候及订货情况使得西方的商人们在沙面要住几个月才能回国或返回他们在澳门的住所。

珠江口及广州
珠江口及广州“十三行”(1800年),皮博地埃塞克斯博物馆供图

在这段时间里,商人们得以流览各类货物,并选购礼物给他们的家人、朋友及商务伙伴。一些店铺里销售精美的象牙雕刻制品,例如,象牙花船,玩具和益智游戏。有些益智游戏还是用檀香木、玳瑁及螺钿制作的。

象牙制益智游戏和玩具
象牙制益智游戏和玩具,广州,19世纪中叶
店铺的商标,广州
店铺的商标,广州,19世纪中叶

1792年,英国皇室派出正式使节马戛尔尼去中国见乾隆皇帝,并提出增加贸易口岸及其它要求,英国的要求被拒。随马戛尔尼去中国的他的私人秘书在日记上这样写道:

在所有机械艺术中,[广州人]最拿手的是象牙制品……,各种各样孩子们的玩具以及其它小东西都比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做得都物美价廉。

 

外销的益智游戏

在那个时期,华清行(Hoaching)制作了成套的象牙雕刻益智游戏。华清行也是广州高级银器产家。另一个商行是林清(Linching),制作玳瑁和螺钿工艺品。在香港的厉清(Lee Ching)也销售了成套的象牙益智游戏。这些商行的名字随着他们的产品而留存,但是每天从早到晚制作那些产品的人们却默默无闻。在当时,一个象牙雕刻的学徒在头四年中得到的仅仅是最基本的食宿。学成后,他们的报酬也只是每日两餐及零用钱。为了得到较好的报酬,手艺高强的雕刻师们会另立门户,在自己的住所加工艺术品。

工匠们在打钻、锯及雕刻象牙
工匠们在打钻、锯及雕刻象牙

现存最早的七巧板之一是一套象牙雕刻的七巧板。这套七巧板最有可能是由罗伯特·沃恩(1765–1836)从广州购得并带到美国的。罗伯特·沃恩是费城的商人,在1796至1815年间来往于广州的商贸船中,与他有生意关系的至少有十二艘。这套七巧板的锦盒底部写有:“F·沃恩 一八零二年四月四日”(F. Waln April 4th 1802)。

1820年,麻省沙崙的本洁明·史莱沃(Benjamin Shreve,生于1780年)船长驾着崭新的恩地科特州长号(Governor Endicott)商船来到了广州。他买的一个益智游戏只花了50美分。几十年后,另一个船长威廉·卡特怀(William Cartwright)(1819–1864)驾着他的浩官号(Houqua)商船从广州回到了他在麻省楠塔基特的家。他带回了一套锦盒装置的十件象牙益智游戏给他的孩子们。

广州的象牙工艺品店
广州的象牙工艺品店可能跟这个香港的工艺品店很相似 约翰·汤普森摄于1870年

您能从这张照片的华隆和培记(Wah Loong and Cumwo)的店铺中找到益智游戏和玩具吗?华隆是广州的一个商铺,除象牙艺术品外,还经营丝绸和漆器。在这张摆设的照片中,店员和一个小学徒坐在柜台内,店主倚站在柜台外,窗口站著过路人。店内的货架上放满了象牙艺术品。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三个象牙九连环、两个六根的鲁班锁、一个中国梯游戏、五个接球玩具、两个翻杠马戏人玩具、一个陀螺和许多“鬼工球”。架子上还有象棋立体棋子、花船、开信刀、手套撑夹、口哨、梳子、名片盒、镜子和发刷、笔筒、餐巾环、花瓶及盒子。约翰·汤普森(John Thomson)(1837–1921)是这样描述这个工艺品店的:

中国的店铺主们各自不同。他们争相摆设他们店里的昂贵的物品:比如广州的丝绸、象牙雕刻制品、首饰、瓷器和绘画。进到一家广州人开的店里,店主会亲自欢迎你。这是一个会讲英语的广东人,上身穿山东绸,下身穿深色的绉纱裤,系白色绑腿,脚穿刺绣天鹅绒鞋……。他的店员穿着同样讲究,站在深色的柜台后。店柜的玻璃一尘不染,里面装满了工艺品。店的另一面满是带有标签和价格的丝绸料和草蓆样品。楼上是摆放整齐的青铜器、瓷器、乌木家具和漆器。这些人一般卖价公道,他们会非常客气地卖给你一件最便宜的玩具,就好像你刚向他买了一船的刺绣丝绸。

 

珍贵的纪念品

巴黎女孩玩象牙九连环
“中国游戏”(Jeux chinois),油画
法国 Louis-Émile Pinel de Grandchamp

在十九世纪,也许一般欧美商人们会从广州带回国一些精致的象牙益智游戏的纪念品。但是,船长们及商务负责人则需要买一些更精美的、更合乎他们身份的礼物。广州的商人为他们准备了成套的益智游戏和玩具。成套的益智游戏放在一个锦盒或漆盒中,每一件玩具又嵌放在专门定做的内盒的每一个凹形的空间里。每一套大约可放置十到三十件益智游戏和玩具。

在这幅名为“中国游戏”的油画中,Louis-Émile Pinel de Grandchamp(1820-1894)画了两个巴黎少女在一个华丽的有游廊里,一个在玩象牙九连环,另一个在观看。在图中的左下角,有一个打开的漆盒,盒内有许多象牙制益智游戏。

装象牙益智游戏的漆盒也各有不同,一些只有简单的装饰纹,而另一些上面是华丽的金色绘画。同样,象牙益智游戏和玩具也在雕刻和质量上差距很大,从简单刻花到登峰造极的雕刻。显然,不同质量的益智游戏为的是不同价位、不同层次的人们的需求。上百个成套的益智游戏被带到了西方,成为伦敦、利物普、波士顿、纽约、费城及其它西方的商贸城市中富贵人家的家庭游戏。有一些现在还可以寻觅到。
 

参考资料

John Barrow. Imperial Palace of Yuen-Min-Yuen, and on a subsequent journey through the country, from Pekin to Canton. London, 1804.

Carl L. Crossman. The Decorative Arts of The China Trade. Woodbridge, Suffolk, 1991.

Jean Gordon Lee. Philadelphians and the China Trade 1784–1844. Philadelphia, 1984.

Arthur de Carle Sowerby. China and Ivory. Shanghai, 1936.

John Thomson. Through China with a Camera. Westminster, 1898.